【文化商丘】“玄鸟生商”并非仅是神话

发布时间:2020-06-29 聚合阅读:商丘 神话 文化 商”
原标题:【文化商丘】“玄鸟生商”并非仅是神话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远古时期的商族是个伟大的氏族,它在畜牧业、农业、手工业、商业、人文等方面都有许多发明创造,在推动...

原标题:【文化商丘】“玄鸟生商”并非仅是神话

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远古时期的商族是个伟大的氏族,它在畜牧业、农业、手工业、商业、人文等方面都有许多发明创造,在推动中国历史发展上起到过巨大作用。特别是到商汤时期建立的商朝(约公元前1600年—约公元前1046年),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二个朝代,而且是中国第一个有直接的同时期文字记载的王朝,在将近600年左右的历史进程中奠定了中华文化的根基。

然而,这样一个伟大的商族的发源史,却长时间被固定在一则无法令人相信的神话传说上。产生于商朝的史诗《诗经·商颂》中的“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在不少史书中被解释为帝喾次妃简狄吃了玄鸟蛋而怀孕生下了“商的始祖”契,因此有了商族。不少研究者在说到商族的起源时也总是这样说。于是便有人怀疑说“玄鸟生商”荒诞不经,女人吃了玄鸟蛋怎么能怀孕生子呢?所谓“玄鸟生商”是商族人杜撰出来的。所以,有的人就对商的历史进行否定。

然而,《诗经·商颂》中的“天命玄鸟,降面生商”,却不能理解为帝喾的次妃简狄吃了玄鸟蛋怀胎而生了契。

(一)《诗经》中“玄鸟生商”的真正含义

商族的产生在契之前,且不是哪一个我们的女性祖先吃了鸟蛋或别的什么东西怀孕生的,而是由玄鸟族产生了商族。

《诗经·商颂》中“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的记载,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信息:商族与“玄鸟”有血缘关系。但这里的“玄鸟”,并不是指远古时期就存在于大自然的鸟类之玄鸟,而是名为“玄鸟”的氏族。

“玄鸟”一词,作为大自然中的一种鸟名,在《山海经》和《吕氏春秋》中都有出现。但《山海经》中记载的“玄鸟”,是作为鸟名记载的;《吕氏春秋》“仲春”、“仲秋”中的“玄鸟”,明显是作为季候的标记记载的,“葛天氏之乐”中作为八阙中一阙的《玄鸟》,玄鸟也只是歌中一阙的名字,与玄鸟族仍然是两回事。而玄鸟作为氏族名,最早是在《左传》中出现的。

春秋时有郯国,是东部的一个偏远小国,附属于鲁国,其国君称郯子,己姓,子爵,少昊后裔。《左传·昭公十七年》记载鲁国的一件事说:“秋,郯子来朝,公与之宴。昭子问焉,曰:‘少皞氏鸟名官,何故也?’郯子曰:‘吾祖也,我知之。昔者黄帝氏以云纪,故为云师而云名;炎帝氏以火纪,故为火师而火名;共工氏以水纪,故为水师而水名;大皞氏以龙纪,故为龙师而龙名。我高祖少皞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凤鸟氏,历正也;玄鸟氏,司分者也;伯赵氏,司至者也;青鸟氏,司启者也;丹鸟氏,司闭者也。祝鸠氏,司徒也;鴡鸠氏,司马也;鸤鸠氏,司空也;爽鸠氏,司寇也;鹘鸠氏,司事也。五鸠,鸠民者也。五雉,为五工正,利器用、正度量,夷民者也。九扈为九农正,扈民无淫者也。自颛顼以来,不能纪远,乃纪于近,为民师而命以民事,则不能故也。’仲尼闻之,见于郯子而学之。既而告人曰:‘吾闻之,天子失官,学在四夷,犹信。’”

郯子的这段话中诸鸟后面有“氏”字,说明这些鸟名乃是氏族的名称,《山海经》和《吕氏春秋》中出现的“玄鸟”,后面没有“氏”字。因此说,玄鸟作为氏族名,出现在少皞时期,而不是之前。

《诗经·商颂》中说“天命玄鸟,降而生商”,而少昊部落中恰恰有一个氏族被命名为玄鸟氏,这并非是无缘无故的巧合,而是商族原本出自少皞部落玄鸟氏的证明。

少皞在位期间,因修太皞之法而称少皞,亦作“少昊”,是传说中古代东夷集团首领,名挚(亦作质),号金天氏。《左传·昭公十七年》杜预注:“少皞,金天氏,黄帝之子,己姓之祖也。”由《左传·昭公十七年》的记载可知,玄鸟是少皞为一个氏族所“纪”(记的意思)的官名,同时那个氏族的名字也成了“玄鸟”。由是,不但那个氏族的后代自认为是“玄鸟”(族)的后代,而且其他的人们也很自然地称他们为“玄鸟”(族)的后代。

《甲骨学小辞典》、《中国历史大事本末·先秦史卷》、《夏商史话》、《中国文字发展史》、《甲骨文合集》第二、十三册释文作者孟世凯先生说:“商族以玄鸟为图腾,源于古东夷以鸟为图腾的氏族,其后从少昊部落分化出的支族。从目前来看,这种对商族最早来源的认识,能与古文献、甲骨文与其它有关商文化考古资料相印证,所以我认为商氏族应是出自少昊部落。”“商族与少皞族有密切的族源关系,可能是从少皞族分离出来后由东向西迁徙,在今河南商丘一带定居后,才以地名为族名”。之后,帝喾的儿子契被封于商地而始有商这一侯国。国学大师王国维在《观堂林集·说商》中云,“商之国号,本于地名……始以地名为国号”。据此,“商”先以地名,后为族名、国名。从“玄鸟生商”透漏的信息和史家考证来看,除非是少皞领导的氏族中的玄鸟族向西迁徙到商丘一带定居下来,别无其他;且“以地名为族名”,把氏族名“玄鸟”改成了“商”,于是才产生了商族。

上述观点也得到了考古学的证明。基于商族与东夷少皞部落的族源关系,考古工作者们从上世纪开始,就对豫东、鲁西一带进行了不止一次的考古发掘。1988年以来,考古工作者在对夏邑清凉寺、鹿邑栾台、杞县鹿台岗等遗址的发掘中,发现了二里头文化与岳石文化交错分布的地层堆积,其靠近西部的文化面貌与可以代表商朝建国以后文化的二里头文化接近,越往东部,岳石文化因素越明显。上世纪90年代,美国哈佛大学皮保德博物馆为寻找我国先商文化遗物,与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联合,在商丘进行了长达8年的田野考古调查和发掘工作,期间发掘了睢阳区潘庙、虞城县马庄、柘城县山台寺三个遗址,发掘出了龙山文化、岳石文化、殷商文化的丰富遗存。坚持认为商族的起源在豫东商丘一带的著名历史学家、美籍华人张光直先生是这次发掘工作的参加者和发起者、组织者,他和张长寿先生在后来的“发掘报告”中说:“从考古学的立场来看,郑州二里岗以后的殷商文明很可能有两个先商的源头,使用粗制灰色绳纹日常烹饪陶器的被统治阶级可能来自豫北、冀南的漳河流域,而使用夯土基址城墙、铜器、文字等有财富和美术价值的宝贵物品的统治阶级,则可能来自东方的海岸地带……这样看来考古学材料给了我们一条很坚强、很清楚的线索,说明先商文化自东海岸沿着现在陇海路的路线从苏北经徐州进入豫东,征服了土著,在商丘一带建立了他的第一个都城——商,这种可能性是可以郑重考虑的。”

孟世凯先生和张光直先生都是夏商史专家、考古学家,两人的观点不谋而合,与东夷西迁的历史也相合。“从少皞族分离出来后由东向西迁徙,在今河南商丘一带定居后,才以地名为族名”的这个“商”族的近缘后代,不会忘记自己的氏族名原是“玄鸟”。少昊是东夷人的祖先,故而他们会因是少皞赐给自己的祖先“玄鸟”官名使自己的氏族原称“玄鸟氏”而自豪,就会根据这一历史事实称自己是“玄鸟(氏)”的后代,是玄鸟氏族诞生了商族。因此,“玄鸟生商”的神话原本不是“商”的后人凭空编出来的,而是出自史实。

关于商与契的关系,《史记·殷本记》载:“契长而佐禹治水有功。帝舜乃命契曰:‘百姓不亲,五品不训,汝为司徒而敬敷五教,五教在宽。’封于商,赐姓子氏。”《诗经·商颂谱》、《尚书·汤誓伪传》也有商者契所封之地、契始封商的记载。因此,天一阁藏《归德志》云:“商丘古有是地,阏伯特迁之于此,主火祀耳。”(郭沫若先生在《卜辞通纂》中说“契与阏伯是一非二”)可见,“商丘”之名在契之前就有了。《商颂·玄鸟》中颂道:“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这里所说的天帝命“玄鸟”所生之“商”,显然是泛指商族,不是哪一个具体的人。《诗经》中将商称“商”,亦称“殷”,“宅殷土芒芒”,是说玄鸟族迁到商地之后才发展壮大。

《史记·殷本纪》载:“契长而佐禹治水有功。帝舜乃命契曰:‘百姓不亲,五品不训,汝为司徒而敬敷五教,五教在宽。’封于商,赐姓子氏。”由这里的“封于商”来看,“商”作为地名,也是在契之前就有了。不然,当时没有商地,怎么“封于商”?如果“玄鸟生商”的“商”是契,又怎么能说契“封于商”?而先秦文献中多以《诗经·商颂》中的“天命玄鸟,降而生商”演绎出“玄鸟”生的“商”是契。如此演绎显得生硬,与《诗经》中的原意不相符。《列女传》记载:“契之性聪明而仁,能育其教,卒致其名。尧使为司徒,封之于亳。”由此和契被“封于商”的记载看来,亳地即商地。契被封在了商地,“商”即亳,为地名,“玄鸟生商”说的是玄鸟族西迁至商地之后以地名为族名产生了商族,而不是生的契这个人。先秦文献之所以把玄鸟所生之“商”理解成了契,大概是因为契被封于商始有商国的缘故。契被视为“商的始祖”,大概也是这一原因。但商国是以地名为国名的,说契是“商的始祖”只能依商国来说。商族的始祖应该说是玄鸟族。当然,也有史书说“少皞即契”的(如《世本》),但从《列女传》和《史记》的记载来看,这种说法并不成立。多种史籍都记载少皞是黄帝之子,尧是黄帝的曾孙帝喾之子,舜继尧而有天下,尧、舜怎能够得上封少皞呢!

(二)“玄鸟生商”神话的产生

“玄鸟生商”中的“玄鸟”本意为玄鸟氏族,而不是鸟类中的玄鸟,这是可以肯定的。而后来,由于时间的推移,由玄鸟族产生了商族的历史逐渐被人们遗忘,于是,人们把这一借鸟名而命名的氏族名的“玄鸟”,理解成了真正鸟类的玄鸟。当时有一种时尚,正如美国进化生物学家摩尔根在《古代社会》中写的:“氏族成员声称他们就是本氏族命名的那种动物的子孙,大神把他们的老祖宗由动物变成了人形。”所以有人就认为“玄鸟生商”是商部落的后人说玄鸟为其祖先的感生物。于是便有人通过想象,与人的生育联系起来,因契是帝喾的儿子,便创作出了帝喾次妃吞玄鸟卵孕而生商的神话。因为帝喾和次妃简狄的儿子契先后被尧、舜二帝封于商而有商国,所以契被认为是商的始祖,因此神话中便说帝喾次妃简狄吞玄鸟蛋怀胎生了“商的始祖”契。因为远古时期太古远,当时没有文字,后来的史书记载都是从传说中来的,所以这一神话被记入了史册。“玄鸟生商”从事实到神话,顺理成章。

“玄鸟生商”记载始于《诗经·商颂》中的“天命玄鸟,降而生商”。《诗经·商颂》产生于商汤建立商朝之后的商代(有人说产生于春秋,误。),时逾被认为“商的始祖”的契十四代,距玄鸟族以地名为族名改为商族的时代更远,商族的真实来历被人遗忘,因此有人便以后来出现的神话为真。但玄鸟无论被认为是燕子还是凤凰或者是别的什么鸟,都只会直接生出孵化出鸟的卵,不会直接生出人,于是有人才把玄鸟卵与人的生育联系起来,才有了后来的“殷契,母曰简狄,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见玄鸟堕其卵,简狄取而吞之,因孕生契”(《史记·殷本纪》),才有了郑玄笺曰“天使鳦(玄鸟)下而生商者,谓鳦遗卵,有娀氏之女简狄吞之而生契”……秦时的《吕氏春秋·初音》说到此事时情节变得更为复杂:“有娀氏有二佚女,为九成之台,饮食必以鼓。帝(指天)令燕(玄鸟)往视之,鸣若谥谥,二女爱而争搏之,覆以玉匡,少选,发而视之,燕遗二卵北飞,遂不反。二女作歌,一终曰‘燕燕往飞’,实始作为北音。”西汉经学家、文学家刘向的《列女传》说到此事,情节又给以丰富:“契母简狄者,有娀氏之长女也。当尧之时,与其妹娣浴于玄丘之水,有玄鸟衔卵过堕之,五色甚好,简狄与其妹娣竞往取之,简狄得而含之,误而吞之,遂生契焉。”等等。《列女传》中的“当尧之时”,也是不正确的。其他史书中关于“玄鸟生商”的记载,内容与上大体相同。其实,商代之后的史籍关于“玄鸟生商”的内容,主旨大致相同,都是《商颂》“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的衍生,而把“玄鸟生商”中的玄鸟理解成了大自然中的鸟类的玄鸟。

总之,后人把玄鸟生卵和人的生育联系起来,是因为远古部落的人们在追述自己部落的起源时借助于感生神话,把自己祖先的降生和一些动物、植物或自然现象联系在一起,以此证明自己祖先的伟大与不凡。由于商族是由玄鸟族而来,所以商族的后代就说其祖先是感玄鸟而生。商代人崇信天命,且认为自己的祖先是伟大的,功绩卓著的,其降生应该是超凡脱俗的,所以才说是玄鸟受天命降而生商,这样说的妙处就在于增强商的始祖降生的神秘感。

因此说,“玄鸟生商”并非仅是神话。而且,这一神话也并非荒诞不经,是由历史事实而来的。如上所说,是玄鸟氏族诞生了商族。

(刘秀森)

来源:商丘发布